正在阅读:

人生之岸,谁在蹉跎

  轻捻一抹微笑,缓缓步入紫陌红尘。且把,那些辗转岁月冉冉升起的轻冷,那些历经风雨轻覆雪霜的晨昏,那些目送人远去,回首落梅花的薄凉,以及入了眼,入了心的沧桑,渐渐编织成一只只轻盈的纸鸢,随春风的方向,漫逐三月长天。如此,便不负祈愿不负流年。

  然而,折行月白风清的岁月,不是每一朵微笑,都能浅淡心灵的凄惶,也不是每一次痛苦,都能得到生命的补偿。世间,几多微笑的背后,莫不是先扬一场梨落缱绻,留一阙落寞忧伤?

  在这忧伤之外,昭示着,人生总别对他人抱着太多希望,因为,希望就像明月,映照在他人的心底,同样,也会轻漾在你的心上。也总别让自己眼含泪水,黯然神伤,转身,那冬日的水瘦山寒,不正演绎着春朝山欢水暖的清唱……

  慢煮岁月,细品流年。常惊叹,得失总会转换,成败终有对接,就算,寂寞深深满庭院,梨花成冢,黄昏半掩,何必紧蹙峨眉,唤西风长住眉弯?人生自会有圆满,枝头花蕾唱风月。

  而今,驻足,凝眸,倚春风,多少往事如烟,多少岁月倥偬?那曾留不住的日子,成了一指流沙,散落即是天涯。惟有,留驻指间的日子,塑身成了一朵朵风花,即便经风历雨,栉风沐雨,也不妨碍它们绽放璀璨的芳华。

  于是,在日子的春风水暖处,很喜欢陈继儒《小窗幽记》中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”这句话。只因,心若安好,便有微笑,浮沉随意,即为清安。纵算,花谢花飞花满天,落花成冢,轻哀叹,也自会静守初心,笑随潮涨潮落潮无眠……

  最是喜悦人生的浅浅见,深深缘,缘来缘散一线间。漫步红尘,别过于执念,桃花渡口,伊人远行,飞扬的花瓣,早已空负指尖的温存;别过于纯真,花开花落,雨雨晴晴,次第镌刻我们生命的年轮,恍然觉得,微笑是另一种悲,悲,或许是祭扫微笑的归人;也别过于苦闷,风雨不过一时,转瞬,天光乍泄,便亮了世间,扫了落寞,媚了心魂,一如,世间所有的别离都是再会有期,欣然打捞牵念的沉沦……

  生一份缘分的炉火,浅煮云水禅心,再以清风击缶的姿态,叩响岁月的心门。方知,微笑是花,遇见是果,但,根却深深地扎在苦涩。看准了这一点,往后人生便会波澜不惊,纵是,负重前行,亦会拈花微笑,不诉晨昏,就像在三月桃林,春寒正盛,而你,却酿一怀安暖,慢慢走,款款行……
  (文/*闲坐等清风*)
  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