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

大叔,小心

  其实当初我也挺淑女的:一头浓墨泼洒的秀发,直达腰际,声音轻柔甜美,生怕说重了吓着谁。后来的我一头利索的短发,干练的言语,洒脱的运动套装,外搭一口顺溜响亮的流氓哨。

  当初没有住校这种条件,更别说租房子了,每天晚上九点多下了自修,还要凭着双腿走路回家。路上没有路灯,偶尔发生过傻子追人和小姑娘受坏人欺负的事,搞得人心惶惶。爸爸在外打工,妈妈胆小,根本不敢走夜路。于是我干脆地剪了长发,换上了男式打扮,摇身一变,成了假小子。

  我本就国字脸,大眼睛,当时发育不明显,只要我不说话,没有人知道我是女生。每天自修回家,我大步流星的走在那条黑暗的小道上,一旦感觉陌生人靠近,便吹起响亮的口哨,三年的回家之路,倒也平安度过。

  假小子的身份省去了不少麻烦,却也闹出了不少乌龙。

  (之一):兄弟,抽根烟

  我的座位靠近走廊那一半的窗户,平时,我总爱开着窗,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。一天课间,一个大男孩犹犹豫豫在窗外徘徊了一阵,最后向我走来,东张西望了一下之后,塞给我一根香烟,我心下狐疑,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  “兄弟,抽根烟。”看我没有说话,以为我默认了:“那个……帮我传个纸条给你们班某某丹,我喜欢她。拜托你了。”

  我了然地看了看他,接过纸条回答:“好的。”

  哪想到,他听到我的声音,立刻抢回了纸条,脸涨得通红:“哎呦,妈呀!你是女生啊!……”

 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那个男孩子便逃了,之后再也没有看到他,感情我搅了人家的好事儿?

  (之二):以为你是猪食缸

  我后排座位上的一个男同学,学名朱志刚,因为和家乡话谐音,我们都爱喊他“猪食缸”。一天下课,我坐久了腿发麻,站起来的时候重心不稳,不小心打翻了他课桌,文具盒里几十支笔和桌子上的书本洒落一地。可他已经跑出教室了,我一个人赶紧蹲下去收拾,东西很多,大部分都洒落在过道里。正在埋头苦干,忽然感觉自己的脚离开了地面,整个人被谁抄着胳膊提了起来,并且在华丽地转了180度后,又被放回到地面。

  “啊!”我一声惊呼,扭头一看,原来是坐在朱志刚后座的建明同学,大概觉得我堵住了通道,他又急着去上厕所,所以把我拎起来借了个过。

  我的惊呼声让他也十分吃惊:“啊!怎么是你,你穿着校服,我以为你是猪食缸……”他尴尬极了,几乎说不出话来,我向他大手一挥:“没事,我弄翻了他的东西,帮他捡的。”

  之后建明同学一个月都没好意思跟我说话。我也没办法,被拎起来的人可是我好不?宝宝是无辜的!

  (之三):你们是哪个班的

  以前没有自来水,只有老师的宿舍区有一口井,有时候我们渴了,便会到那里取点水解渴。一次体育课过后,自带的水都喝完了,实在是又渴又热,同学某某花便拉着我去井边打水。花是个可爱的小女生,扎着两个小辫子,还喜欢挽着别人的胳膊咯咯地笑。那天我们喝完水,手挽手高高兴兴地往回走,冷不丁从背后传来一声严肃的训斥:“站住!”

  我们俩吓得一个趔趄,随后像被人点了穴。

  “你们是哪个班的?胆子不小啊!这么小谈恋爱,还敢在我面前手牵手?”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愣愣地看着满脸怒气的教导主任,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。

  “回答我的话!”主任声如洪钟,吓得花都要哭了,我只好开口“四班的。”“你是女孩子啊?” ……

  之后的情节可想而知,不过倒是名副其实地做了一回“护花使者”。

  (之四):你不能进

  真要命!老师又拖课了!那叫一个急!赶紧以火箭之速直奔厕所。快要冲进去的时候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:“你不能进去,同学,这可是女厕所!”我不知道那个拦住我的人后来耳朵有没有怎么样,反正当时我感觉自己使出了洪荒之力,对她大吼了一声:“我是女生!”……

  (之五):大叔,小心

  燕子是我妹,上学的时候喜欢拉着我的手,一路说说笑笑不孤单,我比她高半个头,她说话的时侯就尽量离我很近。有一次上学的路上,一个挑粪的大叔在田埂上远远地看到了我们,居然放下肩上的担子,一直盯着我们看。

  “燕子,你看那个大叔把我们当成一对了!”我看到妹妹眼神中和我一样的玩味。于是,本来的牵手变成了相拥而行,我拿眼睛的余光瞟向大叔,他居然顺着我们的方向,转过头来,继续看着我们!好吧!亲爱的大叔!给你来一剂猛的,让您老人家看个够!我搂住妹妹,手轻轻地理好她有点儿凌乱的长发,然后环住她的头,在她额头上吧唧一个吻。妹妹笑得贼贼的,同时,我看到大叔受了刺激似的脚下一滑,差点儿踢翻了粪桶!

  “大叔,小心点!”我远远地,大声地喊了一句,然后拉着妹妹直奔学校的方向……

  【作者的话】当初由淑女变身为假小子,为生活舔了不少色彩。
  (文/!乾坤尔萨城)
  读文斋评分:9.4

本文作者(!乾坤尔萨城)的其他作品,您还要去看看么?

《有你,有世界》分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