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

冰封奇遇

  从黑夜里走出,我依然故我,并未被染成焦炭。于是我醒悟,黑,不一定就是颜色。

  从雪花中走出,我依然故我,并未和白马一样。于是我醒悟,白,也不一定是颜色。

  黎明伴随着瑰红色的太阳,把我笼罩成瑰红色,这样的色彩也非我所有,于是我醒悟,即便是真实的颜色 ,加于我身亦是虚幻的。

  加注我身的外在的一切,亦是如此。时间,空间,加注于我的童年,少年,加诸于我亲朋好友,亦如颜色之辨,无须非要弄清好人坏人,真的假的。这是人生旅途给我的启示。

  这一切,定当离我远去,在距离与奔波中,成为碎片,被记忆冰封。

  每一天,普通平常的际遇,一座城,一个人,一棵树,一只流浪猫,一缕火烧云。应有尽有充斥于我行走尘世的背景,平凡的不能再平凡,也会转瞬即逝。谁会注意呢?20年后,突然一个梦幻般的场景重现,我突感惊奇,把那种平凡叫做奇遇。

  20年后的不期而遇,或许把碎片击成粉尘。于我如此,与你也是如此。彼此都无法接受一个事实:这是你吗?

  那个记忆碎片依然承载的是20年前的信息。它并没有与你我同步,一同衰老。它依旧是稚嫩的,鲜活的。无法和现在对接。很想哭,不是感动,而是有祭奠意味。那个奇遇,只有一次。你我心悦的交集,只那一场。

  奇遇,即舍此无它,不可复制。

  我和童年的奇遇,你和童年的我的奇遇,已经冰封。再次重逢,已非彼此,名字后面的那个人,已面目全非。

  记得那个刻舟求剑的故事,虽然蠢,但情感的河流中,有几人不经历刻舟求剑的事呢?哪怕无意之间。
  (文/异度)
  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