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

我的朋友

  我有一个朋友,不早也不晚。我们总是不期而遇,碰见在校园的榆荫下。

  至于他叫什么,我不太清楚,也从没问过,更不打算去问。

  是我对生活太悲观,还是什么原因。跟他一起时,他的一个眼神或一个微笑,都能让我不由得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想法。

  感觉他的现在就是我以后不太偏差的预见,让我变得既害怕又良以慰藉。

  现在的我稀里糊涂的上了一个好还是不好我也不知道的大学,还稀里糊涂的在班上干上了班干部。

  至于在班里干什么,我深信肯定有些人能猜个差不多。那就是卫生委员,唉!天呢,我得多善良,才能无偿的给不知是谁的谁干活。而且还干了一学期,无人同情,无人理解。

  不过我也感谢这个工作,把我抱怨的心给消磨殆尽,让我现在能换个心态甘心做一粥一饭扫地僧,勤勤恳恳劳动人。

  同时也感觉到了父母的伟大,自从当了班干部才理解了父母为我们无偿的奉献,而我们对待父母就像大家对班干部一样的那种心态。这种心态就是,你累死累活与我何干,我不顺心就是你的罪。尽管不被有些人理解,但我都还得干下去,因为这就像一种神圣的使命一样,就像孩子在不好,父母也要呵护倍至一样。

  也就是当了劳动委员天天干活的原因,我认识了我的朋友。他的笑,他对我天天打扫卫生的同情,以及他对我主动的问候,都让我感觉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  他是我们学校的环卫工,一个估计有快有六十多岁的老爷子。每天穿着一件不太干净的黄色工作服,骑着小三轮自行车,而三轮车后面则挂着两轮的蓝色垃圾桶。我就是每天把打扫的垃圾倒进那个垃圾桶。

  他的身上最标致的东西就是胸前挂着的垃圾箱钥匙,同时最神气的也是他用钥匙打开垃圾桶的瞬间。感觉好神奇哟,全校的垃圾箱几乎只有他有钥匙,只有他可以打开。似乎他就跟一个伟大的将军一样,全校所有的垃圾箱都跟士兵般归他管理。

  他们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到底怎的,我不知道。他是那样简单平凡,且无忧无虑的。整天和垃圾打交道,有时还为了塑料瓶与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老婆婆吵架,他机智、幽默,通常能够笑呵呵的把那个老婆婆骂的让她感觉自己理屈。

  也就是一天的早晨,他对我敞开了心扉,让我得以窥探到他人生的故事或者是事故。

  他坐在三轮自行车上,跟着扫地的我在马路两侧从北到南在从南到北的讲着他的故事。

  他说:“我小的时候,估计比你还小些。也还读书学生,那时候在学校特别勤奋。第一次参加高考差四分没有考上二本,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留级,家人也比较支持我的决定。我雄心勃勃的以为考个好大学那就飘飘欲仙了,大学以后挣好多好多的钱,改变家里的落后面貌。为祖国、为人民、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,后来我以我县状元的身份考进了山东大学,全山东最好的大学。”

  换了口气接着又说:“等我到了山东大学才发现,我变了。曾经想要挣大把大把钱财的心没了,似乎都变成了对人生观、价值观的考虑。我决定还要好好奋斗,也就在大学期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伴,是我先喜欢他的。我当时给她翻译了一首诗,就是把那首致橡树给翻译成了英文。她学的英语专业,后来听说诗收到了,但人家有对象了。

  人家对象知道我喜欢她,还夜晚下自习后拿着水果刀截住威胁我离他远些。我当时也傻,为了表现我对她的忠贞居然在她面前和她对象干了起来。结果倒是好,她和她对象联合起来了。一个对我破口大骂,一个和我死缠烂打。我算是把人丢尽了,他的对象倒是没打过我。

  不过看到那情景也就死心了,当我把她对象打到后,我也就知趣的走了。”

  临走时还吐出一句:“你看你们男盗女娼的样子。”

  他还说:“在后来毕业的过程中我再也没有谈过恋爱,似乎感觉自己变了。变得有些食色性也了,想想那时的多少次还没有恋爱就已经失恋,也就对此心灰意冷了。

  可是后来,我们却在一家公司相遇了。真是说来也巧,那时我得知他的那个大学对象出车祸死了,她的一只耳朵也被车祸给弄得现在看起来都有些生长残缺的样子,不过幸亏他没有失聪。在后来相处的日子里,我又开始追她,结果成功了。也就成为了我现在的老伴儿,不过说实话对于她对象的死我还是挺高兴。不过这高兴我是不会让他知道的。

  自从上了名校,家乡人都以我为荣。可谁曾想到,我毕业后,工作会那么难找。真不知到底是啥问题,我考了好几次公务员都落榜了,想考个老师也没考上。感觉竞争太激烈了,总是差一点。唉,真是憧憬如果我当时继续去考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但因为年轻气盛也就没在考只是四处找工作,这里打工,哪里找工作的。后来也找到了一家大公司,也就和我的老伴相遇了。可谁知公司六年后倒闭了,我和老伴都失业了。

  我们又这里打工,哪里找工作的。就这样忙忙碌碌的忙了一辈子,结果我除了一个老伴和一双儿女还有我现在的小孙子啥也没捞到。

  现在我和老伴年龄大了,也不太中用了。幸亏在我侄子的介绍下我才在这学校干了环卫工,一个月工资两千八。我也能完全养活自己,也给儿女减轻了了负担。”

  正当他还想说些什么时,我的卫生打扫完了。我到了垃圾,说了一句:“快要上课了,我先走了,有时间再听你说。”

  就这样结束了故事。

  文/废笔
  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