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

你在记忆里,未乘时光去

  似水年华,暗换着离开的此岸等待,被风搁浅着的季节,转眼间却是贯穿了流年的阡陌。时间的沙漏还在慢慢的沉淀着回忆,那些无法逃离的过往,划破了总是双手轻抬起的明媚的忧伤。

  油麦地里你拿着一把破旧的镰刀,沿着坎子割着杂草,一旁在嚼着稻草的老黄牛,不时的用牛尾巴鞭打着身上的苍蝇。闷热的天气里汗水浸透了长衫,帽儿里散发着被蒸发的热气,土地被晒的焦黄,可是手中的动作不曾停下来过,依旧在做着永远做不完的活。

  那时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,和其的小孩一样,时不时去逮青蛙,捉蝴蝶,河岸捡着被水冲刷的平滑的石块。也曾用芦苇去逗逗那头老牛,哞哞的叫声令人发笑。满山遍野的跑着,叫着,手中的藤条打起来的水花弄的满脸都是,却也只是把衣服向上一拉,擦着花猫般的小脸儿,还向爷爷做鬼脸。他总是提醒着我要小心,不要太野了。不管怎么样,毕竟只是个孩子,也会犯困,就在芭蕉树下拿着不知哪来的花朵或者石块抱着睡着了,那时的微风正好,花儿芳香,溪水缓缓的流动着,拍打着石块,那是自然的催眠曲。

  也许是微凉的风吹醒了好梦,揉揉还没睡醒的眼,打着哈欠,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件宽大的外衣落在身上。此时已经是黄昏,夕阳把他的身影拖的老长,略显柔弱的身躯原来也可以这么伟大。回头望去,杂草已经塞满了背篓,老牛在舔着水,坎儿变得整洁,还有用瓜叶包着的水果……

  回家的路途中,他背着背篓走在最前,我背着一小背篓跟在他的身后,老牛就这样跟在我的后面,不紧不慢,只是偶尔会用角撬我的背篓。那是我印象中记得的深刻的美好时光。

  光阴似箭,如今手脚却已不在灵活却还是整天忙碌着,也许就是闲不住吧。鬓角已渐渐变得发白,岁月在他的脸上雕刻着,曾是岁月的痕迹。年前的时光不明白那些微笑的模样和身影,如今明白了,但是何时却变得慈祥和步履蹒跚。

  淡淡的柠檬草,略显辛酸却又有着芳香的味道。年少的盛夏是可以寂静的,只是以后的岁月里,这里的风景成了时光的路口的一个站台。

  岁月在流逝着,就从写美好的点滴过往中悄然无声的走着。某天躺在床上,望着窗前,想起的往事,是否还记得。记忆里它带走了青春年华,却也没有随着时光而去。

  【作者的话】时光在走着,那些旧时模样的人,却已经流逝了年华。
  (文/顾沐)
  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