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

风记得说原谅

  “这个世间,你做不到让所有人都喜欢,也做不到让所有人都讨厌,不管别人的态度如何,我喜欢就好。”这可能是在岁月中,听到过的最动人的话,也最暖心的真挚。不管在成长中经历多少,还是会有人一如既往的追随,一如既能既往的与你闯天下。在多少次分岔路口,明明已不可挽回,却还是倔强的固执,就是要一直在一起,不要有分离,要一直一直在一起…

  但是有没有听说这一句呢?我一直在等你长大,你却不断的退化。多少次想在争吵中结束这场彷徨的交际,又在多少次回忆中轻叹了一声,算了吧。

  你羡慕我鲜衣怒马自在潇洒,只是我们都有点尴尬。不做争吵不是因为脾气温和只对她,而是因为见惯了厮杀,谁要与你煮酒论天下?静默温柔又不代表傻,真怕有朝一日会爆发。你呢烟火脾气呐,眼里又能有多少繁花?来客匆匆哭笑喑哑,就那样吧。

  不敢提笔,一提笔便有愁思胸前环绕。

  明明生在尘世享有烟火气息,我们该有《诗经》美好的一份从容,你却沾染了江湖的厮杀。俗言道不明不相为谋,遇见我后都是浮云。战火全开就是一遍遍的刷下线,没蓝了给你加蓝放大招,没红了给你嗑药递大刀。然后我不披铠甲,一身青衣,也要笑得粲然如花。我总言我很爱我们校服的颜色,因为它很符合我染血的青春。在一次次的波浪中,红衣飘飘,便是释然散尽惆怅,历劫成衣,熬过棠梨煎雪,在你面前的我若隐若现。

  曾想过,若有一日能一起从校服看你穿上婚纱,我定一身艳艳如儿时红艳似火,笑着看你出嫁。无视流言蜚语,挽手手只算流年。若有一日我们分道扬镳,那我也会一身红衣淡漠,去赴一场不言再见的离别宴。洒尽泪染,裙装更艳,呓语儿时,我们却回不到从前。

  有时候失去了才会懂得思念,有时候后悔了却没有耗子药。我从不吵,因为费尽心思且伤人不利己,所有事都会过去,所有历程都会烟消云散。但是伤人骂语在心中留下的痕迹却永不消磨,在姑娘次次的记忆里,鸡毛小事中反复。淡淡笑语不回话,其实你有没有想过,那是无奈的叹息…

  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,只是在于或多或少罢了。听多了也就习惯了,话说多了也就可以重复了,再多了耳朵直接学会自动过滤了。近十年的交情都过来了,想想也就过去了。

  从不言绝交,因为没有后悔药啊。当气不过的时候,便使劲的想你的好,想多了也就气消了,气头也就没有了。人生相遇一场,已用尽了所有的勇气,轻言绝交,当初又何必相交呢?砥砺前行才拥有拥抱未来的勇气,毕竟单飞不是少女的归宿,天使对拥才能畅飞蓝天爱不迷路。

  我从来不是没有脾气,只是不轻易发火罢了,一方面淡漠,一方面我从不对爱的人发火。以前可能伤害过,所以痛彻心扉也毫无结果。在成长中,我们学会最多的大概是珍惜,可能在太多人眼里,我们活得太累吧。吵架时你发火到掀摊子,我淡漠到冷落全世界,都这么厉害了,这么劳累了 怎么还不说不再见?我笑而不言,复杂的很,这其中的缘由很难得出个因果的。

  我都弄不清是是非非,你们又怎解其中的弯弯绕绕呢?

  提笔时怒气冲冲,想手刃仇人一样,还叹气连连想说goodbye。现在心如太平洋,但我比太平洋太平,因为没有火山地震时不时来个断层家破人亡的。嗯,写这句的时候 不由莞尔一笑,我只是皮一下。因为太平洋不太平,柒瑟姑娘简单点。如果还要落泪,还要为这场波澜微惊的青春留下些什么,那也不能缩头,不能抖,坚定走在风雨中,毕竟我叫柒瑟啊。

  虽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人,但做到心目中最好的自己就够了。当我写出时,我感受到了一种释然,仿佛淡然如风才是真正的我。

  你不需要多好,我喜欢就好,只不过不是对你说了。风记得说原谅,我却欺骗不了心累的自己。回忆几年,没有什么对不起。传完那张明晰的字条后,我们就走到这里了。愿今后,卿一切安好。
  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