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

雨夜随笔

  最近一些人问我,怎样提高孩子的写作水平,怎样教孩子写作文。

  实在是汗颜,我一直都是被误以为是英语老师的语文老师[捂脸]貌似我英语学得不怎么好,语文专业知识也没那么扎实,特别是那些之乎者也。这么说来,我可以给我自己的职业定位于中性吗?半专不多能。

  刚才去翻看以前的读书笔记,手抄的,剪辑的,五花八门的内容,其中还有初中那些抄写的歌曲

  那些曾经在报纸杂志刊登的所谓的“文章”,某个特定的时间再去翻阅,突然发觉很多都是“形似”之作,譬如我曾经喜欢雪莱的长诗,我就会模仿他的风格胡乱编造差不多一样的格调,我喜欢席慕容的短篇,我就按照她的剧本东拼西凑貌似自己经历过的故事,我喜欢老舍的散文,我就会写抽用他的文字去描述我身边的人和事。

  长此以往,不停耕作,我自己往往会深深陷入某个场景,某种幻想~~~。“天下文章一大抄”估计是我那黔驴技穷的金科玉律。

  其实我也是很害怕很恐惧作文的,尤其是那些心灵的鸡汤有时候会让自己沉沦下去让别人妄加评论。

  我们开始去做一件事时是何等的雄心勃勃,犹如“我欲与君相知/长命无绝衰。/山无陵,/江水为竭,/冬雷震震,/夏雨雪,/天地合,/乃敢与君绝。”的气势,走着走着,真的就这么忘了初心

  随着年岁的增长,你是不是不愿意再向外人透露半点你的所有一切,慢慢的用沉默包围自己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很微妙,明明开始是一起的,后来走着走着,就散了,就算不散,心态也不一样了。

  有时候能慰聊自己的,是捧起一本书,品一段应景的文章,或是听歌一曲,跟着哼哼不已,而不是喧嚣的灯火。

  但愿,到我们这个年纪的人,能用合适自己的方式,找到心灵的一片净土。
  (文/默默)
  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